守好一个门 守护一座城

“快递就放在门口,您别进去了!我们请居民来取。”2月12日中午,正是午饭时间,外卖小哥们在武汉街头忙碌穿梭。当两名小哥来到武汉市江岸区台北街桃源社区1号门门口时,遇到五六名身穿“红马甲”的志愿者。“我们社区现居住着近2000户居民,共6个出入口,每个出入口都有市里支援的党员志愿者,劝导居民减少进出。”桃源社区党总支书记胡郡艳说。

这些党员志愿者,又叫“下沉”党员干部,连日来,武汉市共派出34498名机关单位、企事业单位干部职工,下沉社区共同参与疫情防控。“我今天是第一天到这里报到,应该每天上午8点半到岗,晚上8点半下班。不过我早上8点就到了。”桃源社区较大,在一个大铁门前,记者见到了来自市老年大学机关的姚珉艳,50岁上下的她,正拿着社区居民出入证和出入登记表。由于桃源社区离自己家比较远,她借了一辆电动车,一大早就出发了。“很长时间没骑车,刚开始还有点紧张。但是我对自己说,不能怕,必须勇敢地冲上去。这是一场人民战争,每个人都有责任!”

桃源社区是个老社区,房子大多建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难以封闭管理。有几栋楼临街而建,楼栋门对着马路,怎么办?在台北二路,记者看到,一大排挡板用铁丝连接起来,只留一个临时出口。一名身穿白色防护服的男士站在出口前,三四名身穿红马甲、戴着志愿者小红帽的女士在旁协助。“这次我们机场集团派出了150名志愿者,分头支援10个社区。”身穿防护服的王峰告诉记者,“昨天想出门的人还比较多,经过我们宣传和劝说,今天出门的人就非常少了。”

“前几天深夜转运确诊患者去医院,有个志愿者看到我们社区干部没穿防护服,竟然把自己的防护服让给了我们。我当时感动得差点掉泪。”胡郡艳一边说着,一边带着记者来到另一处大门前。一个年轻的帅小伙和一个秀气的姑娘守在这里。“小伙子叫左昌坤,姑娘叫舒畅,他们是‘夫妻档’呢!”一旁的同事介绍。送防护服的志愿者就是左昌坤,“你们值守的小区也有发热人员,把自己的防护服送给社区干部,向妻子‘请示’了吗?”记者问。还没等他回答,舒畅连忙说:“同意,同意!社区干部比我们更需要。”

他们对面,门洞口站着两位年轻的妈妈。陈璐,女儿10岁;彭晓萌,儿子才一岁三个月。为了保证家人的安全,她们都住在了机场的“倒班楼”。陈璐完全顾不上女儿的学习。彭晓萌儿子还在喝夜奶,“没办法,只能把丈夫锻炼成‘超级奶爸’了,他还要在家办公,忙下来自己一天只能吃一顿饭。每次视频通话,都看见孩子头上青一块紫一块的,爸爸嘛,当然没有我细心!”

“武汉就是我们大家的家,只有我们守好每一个门,才能守护好这一座城!”王峰说。

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02月13日 02 版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justincasemusic.com